關於部落格
讓遠在天邊的,近在眼前
  • 1177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誠信作為一種領導術

《韓非子》用了很多故事來說明。 曾子的太太準備上街購物,兒子哭著要跟,曾媽媽便哄孩子說:「你不要跟,等我回來,殺豬給你吃。」曾小弟弟於是乖乖的待在家裡。不久,曾媽媽從街上回來,曾子便要捉一頭豬來宰,她說:「我不過是和孩子說著玩的。」 曾子回話說:「不可以和小孩說著玩。小孩子沒有知識,會向父母學習。現在妳欺騙他,等於教他欺騙。媽媽欺騙兒子,兒子就不信任媽媽,這不是教育的方法。」說完,便依承諾,殺了豬,煮豬肉給兒子吃。 這則故事說明了,即使父母教導無知的小孩子,都不可以哄騙,更何況領導人對有智識的部屬。一旦埋下不信任的因子,失去互信基礎,領導威信也就大打折扣。 擴大到國家領導人這一端來,又有一例:春秋時代的霸主晉文公,攻打原城,和將士們講好只帶十天的糧食,只打十天的仗。十天後,還沒攻下,晉文公下令撤軍。 就在此時,原城有人出城,並報馬說:「原城撐不久了,過三天就會投降。」晉軍聽到後,勸請晉文公暫緩退兵。然而,晉文公仍舊堅持退兵,他表示:「我和將士約定只打十天的仗,若不撤兵,便是失信。誠信,是一國之寶。我們如果得到一座城,卻失去信用,這麼做得不償失,我不願意。」 晉軍如原定計畫退兵,而原城守軍被晉文公的誠信所感動,隨後也投降了。 一般人會以「兵不厭詐」來說服自己,不用在乎承諾,然而晉文公認為失去信用,未來如何取信於部眾,又如何領導?《韓非子》說:「小信成,則大信立」,小信用能夠兌現,大的信用才能建立。這和一些人認為的「小謊可以撒,大謊不要撒就好」的說法不同。關鍵在於:小謊說多了,小信用破產,彼此互信基礎沒了,大的承諾人家便不相信了。 《韓非子》又說:「賞罰不信,則禁令不行。」由此可見,講信用是為了求紀律。該賞就賞,該罰就罰,法令規章才有約束力,秩序才能正常運作。 《韓非子》通常會有反面例子,談到信用,也不例外。如這一則:楚厲王設置警鼓,當作警報系統,擊鼓表示有緊急事故,大家要趕快集合起來。有一天,厲王喝醉了,誤擊警鼓,百姓大驚,紛紛出動。厲王派人阻止說:「我喝醉了,和左右隨從開玩笑,誤擊警鼓。大夥回去吧!」 幾個月後,真的有狀況發生了,厲王又擊鼓,這回百姓想大概又是打好玩的,沒人理會。直到厲王重新宣布號令,百姓才相信。 這是《韓非子》版的「狼來了」。因為取材於歷史事件,比起狼來了的寓言故事,乏味多了,但也可見誠信之重要。 話說回來,信用雖然是美德,是個人格調,若是淪於迂腐,變成愚忠愚信,是不必要的。 《韓非子》有一則案例,是這樣的:戰國時代的大將軍吳起,(就是《吳子兵法》的作者。)有一次出門,遇到老朋友,請他到家裡來吃飯。朋友答應了,吳起說:「那我等你來一道吃。」結果這一等,天黑了,朋友還不來。吳起也不吃,就一直等。到第二天早晨,派人去找那位朋友,把朋友請來,吳起才和他一起吃。 這個例子也用來說明信用的重要,卻不值得效法。萬一朋友遲遲不來呢?活活餓死嗎?朋友不來,是他失信;我先吃,等他來再補請,兩不相欠,不是很好嗎?只為了一句「我等你來一道吃。」就要如此痴痴的等,這是愚信。若為了建立形象而如此做,還有點道理,否則就很迂腐了。 (圖片和原文無關,而是一齣越劇,劇情創新,講的是韓非多次向韓王上書,獻變法強國之策,不獲採納。韓非消沉頹喪時,喬裝向韓非拜師的秦國公主寧陽,如知己般帶給韓非信心和希望。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