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歷史

關於部落格
讓遠在天邊的,近在眼前
  • 1162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如果你遇見崇尚名牌的老闆

裕隆汽車是家族企業,董事長嚴凱泰很喜歡高級服飾品牌,但裕隆可不是壞公司。老闆有其個人時尚風格,企業賺了錢,老闆以該屬於自己的所得,去穿好的,吃好的,有何不對?作者李翠卿寫道:「家族企業若根柢雄厚,經營上也都很順利,上位者衣著光鮮、出入名車代步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;戰功彪炳的專業經理人花錢犒賞自己,也無可厚非。」 既然這些無可厚非,那可非難的是什麼?簡單地講,就是公司經營不善,還在擺闊,是用了不該用的錢去奢華。 貧富差距不是反映在社會階層而已,組織內部也有;貧富差距也不是顯現於收入高低而已,也表現在排場、表面。減薪,甚至薪水發不出來,老闆要全體員工共體時艱,多加體諒,自身卻一擲千金,奢華依舊,怎能留住員工的心?怎能激發員工的戰鬥意志? 可見領導者儉樸或奢侈,不是老闆好壞的判別標準。如果老闆和公司賺了大錢,員工也荷包滿滿,誰在乎老闆「戴高級名表、身擁高級進口座車」? 這是上級與部屬之間皆大歡喜的微妙心理。西漢劉向編撰的《新序》改寫過《孟子》的一段對話,把這種意思發揮得更加透徹。 梁惠王對孟子說:「寡人有疾,我喜愛女色。」 孟子回答說,這對於稱王天下,沒有妨礙啊! 這個答案讓梁惠王很意外,就問孟子,為什麼喜愛女色還可以稱王? 孟子以古公亶父很愛妃子的例子來答覆。 古公亶父就是周太王,是周文王的祖父。孟子說:「太王喜愛妃子太姜,進出一定和太姜在一起。那時,國內沒有找不到丈夫的女子,也沒有找不到妻子的男士。大王如果喜愛女色,讓每個人也有配偶,到時候人民還唯恐大王不愛女色呢!」 梁惠王又說:「寡人有疾,我好勇。」 孟子同樣答說,這對於稱王天下,沒有妨礙啊! 梁惠王又問為什麼? 孟子舉「文王一怒而安天下」為例子說,周文王聽說有個叫密國的國家侵犯他國,大為震怒,便整頓兵馬,阻止侵略。孟子說:「這就是文王的大勇。文王一怒,就安定了天下,現在如果大王您好勇而發怒,卻能安定天下,到時候人民還唯恐大王不好勇呢?」 在主張以仁義治天下的孟子眼中,好色、好鬥應該都是國君不好的品德,但孟子居然認為無礙於稱王天下,就因為國君的所作所為,儘管出之以私慾,只要施政符合民眾的利益,就是好的領導者。 老闆或經理人的好壞標準,不能從他們是否追求財富、崇尚名牌來做為單一判斷,更非公司好壞,能不能應徵任職的唯一分野,還得看上位者的心態、道德、經營能力和理念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